乱码

随手的

啊,曾经看完龙族后的一个脑洞,试着写了一点练笔,近期可能要开试着始写文...( _ _)ノ|虽然在小号发过了想想看在大号上发似乎也没什么的。

dragon raja

他抬起头,仰视着上方。
这个只有十二岁左右的孩子,皮肤上密布着青黑色的鳞片,一张一合,像是在深深呼吸着,将体内的污浊之气全部排放出去。
离头顶不远的天花板上因刚刚的争斗使原本不大不小的洞扩张了许多,阳光从中渗进漆黑的墓中,不久前渴求的出口此时竟如此触手可及。在尘光里,在血雾弥漫之中,他像是舞台上孤独迷惘的主人公,又像是眼前这场闹剧里唯一的审判人。
一个从地狱里,挥动着利爪,缓缓由匍匐至站立的审判人。
脚边的人口中似乎发出了破碎的呻吟,即使在刚刚那样强劲猛烈的攻击下,强烈的求生欲也没能让他立刻死去,只能有一气、没一气的轻喘着,不时呕出些血块,在这似是寂静的空间里回荡。
在他西装内侧口袋里,就在他的钱包中,一直放置有一张他和女儿的合照。照片有些泛黄,里面的女孩看起来不过六岁,穿着粉色连衣裙,头上别着小兔发卡,和半蹲在身边的父亲一起,背对巨型摩天轮,脸上都荡漾着暖心的笑容,美好如初夏。
令队友在车上大呼小叫的不肯透露惊奇秘密就是这么张普通的照片,却被男人视为珍物。在初次见到面前这个已经蜕变为怪物的男孩时,他想,过去了这么多年,他的女儿是不是也该这么大了呢……
照片同样也一直放在贴心口的位置,在离开妻女,加入组织执行任务的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风吹雨打都不曾改变过这个习惯。这是他和他最爱家人在一起过的证明,虽然不是什么精神支柱,但也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他现在想把那张照片从口袋里掏出来看看,他曾经独自一人思考过是否真的有必要那样草率的放弃妻女,趁现在活着撒手争取一把是否会有所不同之类的事,但最后都只是苦笑一声,双指夹着支烟吞云吐雾,在弥散的烟气之中任目光流转于照片之上而已。
就算生活是热血漫画,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开挂。这样的选择仅仅是为了让她们过上平稳的日子,同时也是为了守住自己心里的那点卑微的安全感。
除了自己以外,爱人与孩子都在夜里安稳入睡。
这样就足够了。
可惜就算人未死,身体也几近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疼痛在体肤之上肆虐。耳朵边传来了尖锐的鸣声,大脑的每根神经都在随之翁动,其中又好像夹杂有一点碎裂骨骼的声音。
真想再看看那张照片啊,曾经失去了窥探妻女的资格,此时竟连照片也不允许观赏,联想到曾经毫不避讳照片上的视线,心里不禁泛起阵酸涩。

李越低头看向脚边垂死挣扎的人,目光冷冽,瞳孔不再是独属于西欧人如宝石般湛蓝的色彩,似是有岩浆在其中流淌,点燃的金色照亮了整个宽大的空间。
他缓缓抬起脚,踩在男人手臂之上,看起来没用多大力气,男人的脸却扭曲起来,按理说已痛至极致的他不会再有更多感觉,这幅表情是因为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手臂从中间生生被踩断,就像在做一场没有麻醉药和器械辅助的粗暴手术,麻木的红色不断从中流淌。
清楚的听见了断裂声,像棉花糖一样,那么脆弱,那么无力,可声音又是那么的……悦耳动听!不断挑逗着心弦,干脆加大脚下力度,不顾男人死活不停死命的在身体各个部位踩,让更多声音来愉悦自己的耳朵。
由骨与内脏破裂声所奏成的伟大鸣响曲!
如果此时路明非在这里,一定会诧异于李越面上的狂躁,与当初携带绘梨衣四处冲撞逃亡时的他的表情如出一辙。那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孩子的脸上,君主一样的暴怒。
只不过现在没有如同绘梨衣那样可以唤醒他神智的人,曾经倒是有那么一位有可能做到,但那个家伙等不到这个场面发生就已经消逝在积有血与雨的水泥路上,等不到他赶来见他最后一面,擅自死在某个怂蛋的身边!
永远都那么自以为是,以“父亲”以“爱”的名义干尽蠢事,随随便便把性命扔了出去,从来没有顾及过他的想法!上次把他丢在了那个漂亮宏伟的笼子里,这一次让他一个人空留在这个孤独的世界。
只剩他一个人。
李越清晰的感受到的五官纠结在一起,做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
龙的一切特征此时在他身上似乎都能找到,青面獠牙,膜翼在背后由紧缩至伸展开,只能凭借被护在其中的较小身躯分辨出他曾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他开始动用那对膜翼,沐浴着光,带动的气流如利刃般切割空气,身边的灰尘和脚边的人都要卷入其中,霉味一扫而尽,小腿猛一发力,全身随之向上并稳稳托于气流之中,以一副掀起墓顶的架势直冲上方,实际上墓顶确实无法阻止他,冲出那一瞬轰鸣声响刺耳,石块沙土四处飞溅,他要冲破的不仅仅是这间束缚住他的牢笼,在直穿云层后达至气流层,似一颗勇猛的炮弹在天上留下痕迹,又不禁令人联想到古希腊神话中的狂斗士赫拉克勒斯,此时此刻他是尖锐的存在,任何利刃都无法阻止他的前行!
他悬浮于上空,享受迎面扑来的冷风,透过云层俯瞰整片大地。这感觉真是好极了,天际的圆日,遥远的地平线,视线所及之处仿佛全部握于手掌之中,任何细小的微粒都无法逃脱他那赤金色的瞳孔,地面略微的风尘和耳中似是放慢却又不知清晰了多少的风声,第一次做到这样细致的观察这个世界。
上帝的视角也莫过于此。

来源于:233082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