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码

01属于大家的奋斗剧


1
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粉嫩而小巧的樱花点缀满棕褐色的枝头,装饰着大大小小的街道。不管是给汽车行驶的马路,列车呼啸而过的列车过口马路旁还是民宿小道旁基本上都有樱花。
虽说都是樱花。
但是樱花在颜色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不过,这只有研究樱花的人才能发现吧,小茜曾经在傍晚时分去便利店的时候和我谈起樱花,其中就谈到了樱花的颜色,当时我没有仔细听,注意力基本集中到手里电击大王的漫画杂志,所以谈话的内容我基本没有住。
嗯。
就是这样吧。
不过不管这么看樱花的颜色基本上是一样的,飘落到马路上积水里的樱花也是如此。对于樱花的颜色这一方面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好好探讨过,只是知道海拔高的地方樱花相对于海拔低的地方的樱花开得比较晚,受到温度的影响。而小茜知道的东西比我知道的要多了。首先她是植物研究社的社长大人,几乎每天下午放学之后都在进行有关植物的研究,再加上庭园里有许多植物可以供小茜去观察研究。
小茜这人本来就很喜欢研究植物方面的东西,知道樱花颜色的区别之分也是正常的 。
我记得小茜曾经带着她的好友香织来到家里进行植物观察,据说是为了完成明天的科学课。观察对象正好是庭园里开得正旺的樱花
不过,相对于樱花和温和的被窝,我更加倾向于被窝。
现在的我迷迷糊糊感觉到又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被窝里动,被窝里染上我的体温后是温和无比的,令人不想离开。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正在动的东西带有一定的体温,表皮毛茸茸的,小小的,同样是毛茸茸的尾巴在不停地动。
那个东西的身体里不断发出被迫叫醒的呜咽声。带有一丝别扭。
接着又动了一下,毛茸茸的尾巴滑过我的大腿。我现在穿着半截裤,所以感觉异样的痒感。
应该是小光吧,趁我睡着没有关门的时候钻进来吧。我的头慢慢从被窝里探出,向门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对面的公用浴室和阿朱罗丸所住的201室,这些景物正好证明了我没有关门的事实 。
"小光好痒啊。"
我试着翻身,将被子裹好脖颈。窗户泻进来的强烈阳光使我眯起了眼,正看到阳光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属于光束的淡金色,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与空气随意飞舞。
以及一对很大的猫爪,属于玩偶装身上的猫爪。灰色的猫爪,前端还带有十只猫的指甲。顺便提一下,小光的毛色也是灰色的。
接着猫爪的下方,也就是床下发出了少女愉悦的声音。
"哟,早上好!处男小优!"
接着穿着玩偶装的少女慢慢起身,露出同样是玩偶身体一部分的头。是十分开心的表情,玩偶装粗大的脖子上用红色带子挂着金色铃铛,皮毛是灰色的。
"处男小优今天的早餐可是你承包的哦,恩……我想想看啊……"
少女摸了摸头。
我慢慢地脱离了被窝,但我将被窝披在背上。小光则坐在我交叉的大腿中,不停在贴着自己皮毛。
"哦哦哦~我要吃天妇罗和新鲜的卷心菜。"说着少女将手伸到后背,好像是要拉开玩偶的拉链。
"喂喂,筱娅你里面穿了衣服吗?这里可是我的房间啊,不要在我房间里随意脱衣服啊。"
"没有哦,里面有内衣内裤哦。处男小优你要看吗?"语音里带着一丝调侃。
不好意思。现在的我对女孩子的内衣和内裤没有任何兴趣啊。对内衣和内裤没有兴趣的我在班上可以说是奇怪的存在,其他男生恨不得某天突然刮起强风,将女孩子带有褶皱的校服裙子掀起。
拉拉链的声音已经停止了,拉到了尽头。躺着在我腿上的小光突然跳下床,钻进了随意放在地上的毛毯,眯起眼,开始另外的小憩。
少女脱去了玩偶装。里面果然没有直接穿着内衣和内裤,而穿着校服外加一件米色的开衫毛衣,以及黑色半截袜。露出了小巧的头部个稍微有些凌乱的深紫色头发。少女的名字叫柊筱娅,是柊家的大小姐,有个叫柊真昼的姐姐,似乎和笨蛋红莲是恋人关系,还有叫柊深夜和柊暮人的哥哥,还有一个哥哥的名字我似乎忘了。筱娅的父亲似乎是水明的股东,明明可以住更加豪华的宿舍,但好像是说"我更喜欢和其他人住在一个比较破破烂烂的宿舍哦",所以就莫名其妙地来到樱花庄,而且要比我先来。
"哈哈,被吓到了吧!"
"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好吧。"
筱娅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后一屁股坐在床上,随手抱起我放在床上的舞瑟玩偶。
"噢噢噢哦哦,但事实上没有哦,现在的男高中生都处于美妙的青春期哦。正处于青春期少年的思想我基本上都一清二楚哦,这可是姐姐告诉我的。"
"她都告诉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恩……比如说,和男孩子待在一间教室时候一定要打开全部的窗户。如果你有恋人的话,一定要用自己的筷子夹自己做的鸡蛋卷喂给他吃。和他去逛街的时候一定要穿自己最得意的衣服……"
这些的确是女孩子在恋爱的时候一定要知道的,不过,就算不是在恋爱中的女孩子也一定知道。除非……脑海里根本没有恋爱的概念。
顺便提一下,筱娅的姐姐柊真昼我曾经见过一面。是在我第一次拖着大包小包到樱花庄的时候,笨蛋红莲组织了一场欢迎会,地点是在离樱花庄一家不远的家庭餐厅。其中,来参加欢迎回的人中就有柊真昼,她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外加一件白色外套,体型相当完美,胸前的那对巨乳绝对可以吸引很多男人的眼光。说话语气十分随和,一点都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应该很容易相处的一个人,但同时也看得出来,她是红莲的痴汉。
开始回归正题。
"不过,这些女孩子一般都知道吧。我要吃天妇罗和新鲜的卷心菜,处男小优快去厨房吧,今天可是负责大家地早餐,可别想逃。"
没有必要把今天想要吃的早餐重复两遍吧。而且卷心菜是前天笨蛋红莲和柊真昼去超市买回的。
"卷心菜一定是今天买回来的才好吃哦,颜色很新鲜的卷心菜才好吃哦。"
筱娅不停用乌瑟的长耳朵拍打着我的后背。虽说打起来没有任何痛感可言。但是我身上的每一寸疲惫细胞几乎被打走。
"卷心菜是前天笨蛋红莲买回的,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你做天妇罗。我现在很累,没有精神给你做早餐。"
"而且女孩子的早餐不应该自己做吗?"
"事先说明,我丝毫没有做早餐的天赋,而且我也很少进厨房。"
"如果希望厨房炸掉的话,我就进厨房了。到时候红濑来找你麻烦,可别把麻烦推到我这里。"
"喂喂,没有这样推卸责任的吧!话说炸掉厨房的罪魁祸首可能是你。打算炸掉厨房的人明明是你好吗?"
樱花庄与其他宿舍不同。樱花庄自带厨房,樱花庄的住客们可以直接买回食材进行制作料理。
"诶?但是没有这样,明明是小优劝说了没有勇气进厨房的我使我进入了厨房。"
筱娅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仔细看筱娅眼眸的话,感觉有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不停地打转。
感觉是我由于自身的行为欺负了筱娅。
在我与筱娅说话的时候,窝在毯子里的小光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好像是我前面随意放在地上的银色游戏杆。小光慢慢地向游戏杆的方向走去,筱娅的注意力集中在小光身上,停下了手上玩乌瑟的动作,看着小光朝游戏杆走去。
小光先抖了抖身上的毛,不停绕着游戏杆转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