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码

安好,

之前总是不会用lofter一直由搭档发的。
这里文渣,不像搭档那么熟练,高中狗,请多多指教。





这座城市的清晨很早就开始了。


虽说如此,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未免有些过早。床脚对面的窗户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恍惚间听见了风吹撞玻璃的声音,放在枕边的闹钟时针与分针相互交错指示着时间。


不过现在有没有闹钟都差不多了,只要稍微起身关注下窗帘那边有没有橘红色的光从缝隙处透进来就可以了。前提是窗帘别拉得太紧,那样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唔,其实不想冻凉的话翻下身看也没问题。


这个结论是刚刚才得出来的。


平时都是指望看时间或者一睡睡到天亮,但今天和往常不同,昨天是春假的最后的一天,理应今天去学校报道。


因为家庭因素要比同龄的学生要晚上不少。


在小茜“小优,你明天早晨一定要早起!如果又像之前那样让我在门口干等,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的那些漫画收藏全部扔掉”铿锵有力的威胁之下只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对小茜的话做到做到完全信任甚至恐惧的状态是因为她确实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自从经历将近一个月的省吃俭用才买到的刀具模型被她没收之后,我再也不想感受到那种深刻分离的肉痛了。


可现在还早不是吗?抱着这样的想法昏昏沉沉的陷入睡眠中。


……


“所以说,这就是你今天再次起晚的原因吗?”面前身形娇小的女孩用盛汤的木长勺轻轻敲击掌面。


就在大约半小时前,百夜茜整装完毕后孤零零的在我家门口享受独属于清晨扑面而来的冷风。


“真是对不起,小茜……”


看样子解释没有什么用处,只能直接道歉了,况且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吹冷风确实是我的,不对。只是我的那些收藏……它们是无辜的啊!


百夜茜一改往日温和的神色,面上还带有几分怒意。看她的样子今天外面的天气似乎不太好。原本清爽的刘海儿和及腰的长发上粘上的不少水珠,夸张的沾在了一起,乱得带卷,头上也正顶着一条毛巾。略薄的外衣因水渍紧贴在身上,倒是勾勒出这个如小花般的少女在这个年龄段适中的曲线,不过于丰满也并不平坦。若是让其他男学生看见说不定会脸色涨红且遐想万分。


但她这副样子只会徒增我的罪恶感。


只能尽力不去在意她的视线,低头全力跑进房间帮她拿出一件还算干净的外套披上,顺带也把我的收藏一股脑的藏到床下。好在她没有拒绝,然后就接着在她面前忏悔。


在我没有注意到时,小茜的脸色逐渐柔和下来,恢复了常态。


“算了,看在你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语气仿似叹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这么多年了小优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人头疼”


说着,用长勺在我头上敲了一下。


“还有,这是对你今天早上没能及时起床的不满”


之后就抓紧身上的外套,心情似乎好了不止一点两点到厨房里准备早餐。
很好,收藏都安全了!







稍微瞥了下时钟,时间还比较充足,刚才和她之间的对峙也没太大影响,分配合理的话接下来还可以提前到校。


脚下步子晃晃悠悠,略弯身在在厕所里颓废的盯着镜面。


话说,小茜今天来得也太早了吧。


牙刷在嘴里上下来回,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不仅神色匆忙不堪,头上原本就存有的呆毛像是要带动起义,其他处头发都翘起来不少。伸手使劲按压它,挺立程度依旧不变。


喂,不会吧。


我在小茜面前就是这副样子?


梳子和水都无济于事,放在平时倒是会奋斗到底,现在只是想待会儿出门后戴顶帽子算了。
就在我思考接下来的安排时,厨房那边传来了小茜的声音。


“哟,笨蛋优还没准备好吗,早饭已经做好了”


好快!这算是在蔑视我的速度吗?!


拿起毛巾胡乱在脸上擦一把,匆忙赶到餐桌边。让小茜看见绝对又是番唠叨,但就是为了避免唠叨才不得不这么做。


“诶~速度挺快的嘛”小茜笑道。比起刚进来那会儿,她的身上多了条蓝色猫咪图案的围裙。


但我现在的重点是放在早餐上。


像是特意准备,桌子的两份咖喱饭极其引人注目。深色的酱汁与独属于其的香气渗入到口感相当不错的米饭里,旁边浓度较淡的则给它的上方涂了一层带有如特制鸡蛋卷中夹杂的一点金黄色。整体被洒了点调料,盘子边缘处放着总切剥壳水煮鸡蛋和一些蔬菜作为点缀,和热气一起扑出的香气直挑逗人的嗅觉与食欲。


“哦哦哦!!是咖喱啊!好香,小茜的咖喱最棒了!”之前的不快一扫而尽。


无论是谁看见自己精心制作的美食会如此让人开心并受到这样的称赞都会心生愉悦,哪怕对方是个笨蛋也没关系。


小茜拉开离她最近的那只椅子,坐住后以胳膊肘作为支撑,单手拖住微微鼓起的白嫩脸颊,双腿在桌下晃来晃去。


“那是当然啦,为了让小优吃到最棒的咖喱我可是一大早就准备好了。就可惜在路上凉了些,加热下还算凑合吧”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幸福感。


“唔,好好吃!说凑合是你太谦虚了!说实话,我早就觉得你很多时候就像当妈妈的人一样特别全能”


听了这话,她用颇为失望的语气说:“这样啊,我倒是觉得我现在更像是新婚后为将要找工作年轻不靠谱丈夫深深担忧的妻子呢。小优你的比喻一下子让人显老了好多。”


“是吗,我倒不太在意这些啦,可是会有人随便把自己比喻成别人的妻子吗?”我边解决咖喱边无所谓道。


“说的也是哈……”小茜的脸又鼓了一些,接着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拍桌站起身来“说起来啊小优,今早你起晚了,你的那些收藏呢?”


呕。


我感觉我被咽了一下。


呼————


在车站边等待的列车终于停了下来,与地铁间发出一阵并不刺耳的摩擦声。


和猜想的一样,今天天气算不上多好,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看天空可能还要加大雨势。而在旁边正站着不少和我一样提着大包小包的学生。


开学后决定寄居在校,包里装满了生活和学习用品,单一个人拿还太过勉强,小茜和我一起挤着将行李放在坐位上方的存放处。看到周围其他人也放得差不多时才发现上来的人不算太多,还有很大一片空余位置。


“就只能送到这儿了”小茜下车转身对我说道,手里撑一把雨伞“毕竟我那边也不能迟到啊”
“恩,那么下次再见了”向她挥手。


可她又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啊~~!果然还是不放心小优一个人,有些话虽然说过了但请让我再重复遍!”


又要开始了,即使时间不够也要说下去吗……


“首先,到校后要记得向我打电话。处理东西时一定要整理好,不要丢三落四的!”


“还有如果生病了或者钱不够必需要及时通知我,让我了解情况”


“然后……”


完全被当作小孩子了!我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行了小茜,你说的这些都是常识,我都明白。很多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处理好的。再说,我现在也不是小学生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如果你能让我省心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她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但是小优,有时间能回孤儿院看看吗?”


“大家都很想你”


我抬起头,目睹漫天压抑的乌云,想起了那些阳光下的笑脸。


“小优哥哥~”


不记得过去了多久,大家曾一起沐浴金色光彩,互相嬉闹。比起现在,那里更有家的味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车门开始自动关闭,将要屏蔽我望向她的视线,之后就只能透过被水渍模糊的玻璃来继续观望。


“有机会,我一定回去看望大家!”

评论

热度(8)